冰火两重天,疫情下外贸企业的“求生路”

疫情下的外贸行业有多难?5月7日,商务部的发布会上,新闻发言人高峰表示,“外贸企业依然面临在手订单取消或延期、新订单签约困难、物流不畅等诸多困难。”同时,由于境外疫情暴发增长态势仍在持续,对全球经济和贸易带来巨大冲击,“外贸发展面临的风险挑战前所未有”。

在这场求生站中,有的出口转内销,有的借助直播和短视频带货,销量翻了60倍。电商平台纷纷伸援手,3月以来,京东、拼多多、阿里陆续出台了支持外贸工厂转内销的政策。

尽管前路有诸多不确定,但在这行业中摸爬滚打多年的从业者也相信,“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”。

>>突围失利

服装外贸老板欲转行防护物资

哪知“隔行如隔山”很难挤进

在石家庄做服装外贸的蓉蓉,今年是她从业的第14个年头,最近时间充裕,她正打算做短视频和直播,给新人们分享外贸行业的经验。

蓉蓉经历过08年金融危机,那是她毕业的第二年。她最直观的感受就是,客户的购买力在下降。“当时我手里有三个客户,只有一个还会下单。”

即便如此,她也认为,那时的境况好过现在。现在没有新客户,老客户也不下单,况且14年过去,她已经从当年的新人变成老板,眼下还要考虑员工的饭碗。

蓉蓉主做户外服装,滑雪服、钓鱼服还有工装一类,全部出口欧美。这些放在平日就不是必需品,疫情期间就更为惨淡。从疫情开始到现在,她主营的服装线,没有一单。

这段时间活得很好的外贸企业,涉猎领域几乎都与防疫物资有关。呼吸机、口罩、防护服供不应求,蓉蓉身边做这些的同行们,无一不爆单。

说不眼红是假的,但“隔行如隔山”,好几次蓉蓉都期待能从庞大市场中分得一杯羹,最后却是空欢喜一场。

3月国外疫情蔓延时,蓉蓉明显感觉询单量暴增。“全是问询口罩、手套、防护服的,不管你是不是医疗领域。”她感觉机会来了,为了应对客户询价,她提前找了一些渠道。

有次对方要货9000万只口罩,蓉蓉马上找渠道报价,为了求稳,她只打算赚个退税。但最后这单依旧没成。不仅是这单,近两个月来所有在她这里问询防疫物资的单,都没有成交。

“最初口罩只是几毛钱的利润,后来几分,到现在几厘钱。就这么低的利润,仍然有大量公司在做。”这两个多月,蓉蓉见识了这个领域的竞争,一些中间商也败下阵来。多数外国客户没有渠道,依赖阿里等平台,平台上谁价低谁能抢到单。出口工厂往往是最大赢家。

持续到现在,外国客户也“摸清”了门路,供应渠道也基本定型,想在分毫之间求利润的空间也基本殆尽。前段时间,蓉蓉决定放弃这条路,“你不做这个医疗领域,根本摸不到一手价钱。不知道一手价钱,你就无法从毫厘之中赚到钱。”

经历几次“过山车”,蓉蓉不打算再折腾了。她担心摊子越大风险越大,“我身边很多大企业都已经负债累累。”如果外贸领域迟迟没有好消息,她计划今年就是维持现状。

作为世界第一大贸易出口国,2019年中国全年出口17.23万亿元,仅在去年126届广交会上,累计出口金额就超2000亿元。根据商务部公布数据,今年前4月,受疫情影响,我国出口总额4.74万亿元,下降6.4%。而疫情带来的影响恐怕还要持续。

寻找其他渠道突破口,采购商挖掘不能停!详细可以咨询易之家外贸数据,助您突破重围!

 

“无所事事”应届生愁出路

“咬牙坚挺”老板愁生计

过年回来后这几个月,小格一直处于自我怀疑的循环状态:她今年大四,学的国际贸易,好容易有个实习单位,又整日“无事可做”。不少应届毕业生慌了神,如果今年不做外贸行业,明年又不算应届。有些公司又明确招收有经验的外贸专员,这行如何做下去。

小辰也经历过这种内心挣扎。3月底,手里原有的外贸订单被取消了六七成,很多都是年前下的新单,面料都购买好却没等到开工就被叫停。

从3月到4月,小辰感觉每天日子都极为煎熬。只要睁眼,就会看到退订的邮件,最让他头疼的是这种状态望不到头。“不知道什么时候有单,不下单就坐等倒闭”这就是做外贸的命运。

4月下旬,小辰再次接到美国客户的退订,这次是工厂赖以生计的制服订单。4月底时,工厂所剩订单只够维持到5月中旬,如果再无订单,小辰也要考虑关停歇业。“大家过得怎么样呢?还能坚持吗?破产了吗?放假了吗?”每天他都在焦虑中循环往复。

蓉蓉也是艰难度日。但这段期间她又收获了意外的惊喜,原本不起眼的一次性雨衣成了“救命稻草”。

蓉蓉的公司主销户外服装,平日国外球赛多、露天活动也多,一次性雨衣就是常规订单。这两个月,一次性雨衣的销量猛增,单子数量涨了5倍;之前一个单子最多20万-30万件,现在100多万也常见。“可能他们当成一次性的‘防护服’来用吧。”蓉蓉这样猜测。

但蓉蓉不敢规划未来,至少今年一整年她都不报太大期待。她曾跟交情颇深的意大利客户聊过,对方说目前他们也是在家老实待着,至于生意,只能疫情过后再谈。但何时当地疫情才能结束?没人知道。

2018年,蓉蓉收获颇丰。那年的广交会让她拿下不少订单,“接到手软”她如此形容。但今年的广交会搬到线上,她打算放弃,连同国外展会一起,都不准备参加,可以省下一大笔成本。

>>一些生机

广交会网上举办期间不收参展费用

政府出台政策帮忙破解转内销难题

其实在5月8日,商务部就公布,第127届广交会网上举办期间不向企业收取参展费用,也不向参与同步活动的跨境电商平台收取任何费用。这也是为了推动企业积极开拓市场、共渡难关。

小辰还在煎熬中抱有一丝期待。5月9日美国客户发来消息,这月中旬当地就要陆续复工,之前被暂停的订单可以重新启动,小辰他们一直闲置着的车间又有活儿干了。虽然不确定美国复工后能否有新单产生,但至少工厂放假一事也能往后缓缓。

国外疫情状况如今依旧不算明朗,如果未来再反复出状况,外贸行业该如何应对?

蓉蓉和很多业内人士都交流过这个问题,大家普遍认为影响会在今年内结束。以蓉蓉对他们的了解,习惯成自然,他们也会正常复工了。“而且市场到一定程度就疲软了。”

但这也许多少会影响到订单需求,“可能也不会像原来那么火爆了,”蓉蓉认为这也是正常现象,“各个行业都会有起有落,不可能一直经久不衰。”

但外贸企业受困也早已引发政府的关注,为帮助外贸企业及加工贸易转内销,4月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举措,包括内销缓税利息暂免征收至年底、内销选择性征税试点范围扩大至所有综合保税区等。

5月7日,商务部又提出进一步扩大内外销产品“同线同标同质”实施范围,进一步优化政府公共服务,帮助外贸企业破解内销难题,开拓内销渠道,提升内销能力,为国内市场提供多样化选择。这也为外贸企业带来更多生机。

从业者们仍相信那句话,“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”。